了一刻钟。m.baiwenzai.com

    东北野战军司令部陆续收到张六、何勤、白建胜、李忠义、宋谪元等部队的回电。

    他们愿吾军并肩战。

    并向各部队达双方合的命令。

    马近山不太放

    他东北野战军的名义,电告增援北方的军队。

    一旦双方差枪走火,东北野战军将拒绝该部队的增援,并将走火一方的军队,予采取必的军

    他东北野战军是打鬼的部队。

    不是背锅侠。

    任何人给东北野战军扣帽,马近山决不允许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叶氏集团。

    夏芊澄穿一身毛呢衣。

    指挥进进的军车,求工人员,将准备运往线的棉服,棉被,棉鞋码放整齐。

    在身边,管董叔身材略微福的夏芊澄,他担:“姐,您先回吧,这有我打理。”

    夏芊澄有犹豫。

    点头轻声回应:“谢谢董叔。”

    停在一边的汽车走

    董叔立刻上:“我派人送您。”

    夏芊澄摇头,“董叔,我的。”

    坐进驾驶室,叶氏集团另一个车离

    有回夏公馆。

    东北野战军医院。

    其实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比任何人清楚叶安了什

    脚盆机领馆向德志驻沪城领馆通禀接到了安娜的电报。

    叶安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的身体,已经不允许似上次叶安在景星高驾车冲向战场了。

    夏芊澄突非常冷静。

    熟。

    在部队给各部队筹备了随军的医药品。

    一批往战场的战,已经二哥一块离了。

    二批准备往战场的战,正在待命。

    夏芊澄进东北野战军医院。

    在东兴医院不

    东北野战军医院,夏芊澄在全范围内征召野战医

    除了体达标,有一定的医功底。

    他们有不少人是东北野战军丑调来的认字,有文化的尖兵。

    夏芊澄进到一间教室。

    教室不,容纳60余人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这人似正在等

    夏芊澄脚刚刚迈进教室,整个教室的人全部立。

    夏芊澄朝众人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众人坐

    夏芊澄站在众人,“东北野战医院的立,其实了给我军在战场上提供更专业,更及的医疗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外邦欺凌我华族胞的乱世,每个人的方式拯救我们的民族,拯救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,往战场,请问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声音落

    教室静默声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寂,众人全部立,“不怕!不怕!不怕!”

    夏芊澄咬了咬纯角,再度向众人鞠躬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代替线流血牺牲的战士们,谢谢诸位,恳请们的一技长,他们平安顺遂的带回,谢谢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寂静的野战医院,突传来汽笛声。

    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的车,抵达医院。

    谢柯车抬头望院的楼,他内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的鹤城,有一座东兴医院。

    今的鹤城。

    不仅拥有更规模的医院,专业较高的野战医院。

    夏芊澄,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个个即将的医教室。

    夏芊澄送他们楼,目送他们上车。

    谢柯走到夏芊澄,他关:“弟妹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夏芊澄微微一笑,“谢哥,联系上叶安了吗?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谢柯:……

    他咯噔一声,“他在海军联合舰队搞演习,联系上他,随。”

    夏芊澄:……

    凝神注视撒谎的谢柯,“原来参谋长骗人。”

    走向旁边的轿车,

    谢柯的汽车,他收回思绪,哪个王八蛋走漏了风声?

    安娜: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新京。

    关东军司令部。

    南二郎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他的沙盘,是兵棋推演。

    按照北新罗的军部署,叶安的处境,的推演。

    本庄繁兵棋推演到叶安被挤压到妙香山,他有:“苏维埃已经决定增援北新罗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两个,他们的空降兵部队抵达该区。”

    他指妙香山附近,“我们一举消灭叶安必须加快压缩包围圈,将叶安他的106师,全部干掉!!”

    本庄繁很沉闷。

    他不似南二郎,有一个乐观的幸格。

    这一切他在关东军,被叶安

    在柏林的候,被叶安

    本庄繁非常清楚叶安是个什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光战非常巧妙,他人缘奇的

    远在柏林,他一个叶安弄死。

    结果。

    随的内田康斋却被叶安弄死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怕的人。

    本庄繁指冰城方向,“我们必须提防御北方的东北野战军。”

    “不北新罗的叶安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南二郎嘴角一掀,他呵呵一笑,“本庄君,到了这个候,,他叶安有翻身的机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等苏维埃的增援抵达北新罗,歼灭叶安他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苏维埃人,给叶安收尸吧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本庄繁:……

    他悬在嗓演。

    打的人,

    来满,担任关东军司令长官候的语气,脾气一模一

    他南二郎。

    愿他够打赢这场仗。

    歼灭叶安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南二郎畅消灭叶安候,鹤城飞的6架轰1轰炸机,在2架应龙战斗机的护航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